儒林新声
微信公众号

孔子研究院是唯一经国务院(国办函〔1996〕66号)批准设立的儒学研究专门机构,副厅级建制,编制117人;地面建筑物由两院院士、清华大学教授吴良镛先生主持设计,占地150亩,建筑面积46000平方米;内设学术研究部、信     [ 更多 ]

您现在的位置 : > 儒学资讯 > 儒林新声 >
以忠信出,以忠信入
发布日期: 2018-11-06 浏览次数:172 来源:山东画报 作者:杨朝明
    有一天,孔子师徒从卫国返回鲁国,路过大河时在桥上停车观赏风景。只见河上瀑布高达三十仞,旋转回流的水达九十里长,鱼鳖不能游动,鳄鱼不能停留,可谓凶险。
    这时,他们却意外看见一位壮年男子要从那里泅渡过河。孔子担心,赶忙派人去河岸边加以阻止。谁知这名男子不以为然,坚持泅渡,竟然成功地游了出来。孔子觉得奇怪,心想:他一定有什么特别的技巧,或者有什么高明的道术,不然,他怎么能在如此湍急的水流中安全出没呢?
    这名男子自信地说:“始吾之入也,先以忠信;及吾之出也,又从以忠信。忠信措吾躯于波流,而吾不敢以用私,所以能入而复出也。”他只是完全遵循水性,顺从水流,没有丝毫的差池,这就像用“忠信”托着身躯,在急水湍流中平稳前进。
    这一场景,连以知识渊博、见多识广著称的孔子都感到吃惊。他告诉弟子:“水尚且可以用忠信来亲近,更何况与人打交道呢?”那人练就了一身凫水的本领,不论水流如何湍急、旋腾,他却了解其中的规律,掌握顺势而为的技巧,摒除一切私心杂念,尽心竭力而为,才能在水中出入自如。遵从规律,顺势而为,循理而动,遵道而行,人不可不尽心竭力,不可偏离规则。为人处世理当如此!
    作为社会一员的我们,是否曾经努力寻找一种办法,希望无论走到哪里,无论做什么事,都能顺畅通达?如果曾这样思考求索,可能就意味着会摆脱平庸,可以走向不平凡的境界。
    子张曾向孔子请教,孔子给出的答案只有六个字:言忠信,行笃敬。就是说话忠诚守信,行事庄重恭谨。孔子认为,如果做到这六个字,即使到了文化与我们不同的地区,照样可以通行无阻。否则,就是在本乡本土,也很难行得通。
    怎样努力做到呢?平时站立,仿佛看到这几个字显现在眼前;乘车出行时,就好像看到这几个字刻在车辕前的横木上。这样,就能使自己时时处处通达。子张觉得太好了,连忙写在腰间的大带上。
    子张请教如何“崇德辨惑”,孔子说要“主忠信”, 认为这是提高品德修养、明辨疑惑的途径。你喜欢一个人,就希望他长寿;厌恶那个人,恨不得他马上死去。但喜欢与厌恶交织,便是迷惑。这对自己没有丝毫好处,倒不如依据忠信,遵循道义。
    由于对“忠信”有切身理解,孔子才十分感慨。子张向孔子请教政事,孔子说:“居之无倦,行之以忠。”在工作岗位上不倦怠,执行政令做到“忠”。“忠”就像文字所显示的,心中始终装着“中”,不偏不倚,不“过”亦不能“不及”。“忠信”也是孔子施教与为政的重要内容。他治理鲁国时,“男尚忠信,女尚贞顺”,这是他治理有道的重要标志,四方诸侯纷纷效仿学习。
    子路治理蒲地三年后,孔子经过那里,进入辖境,说:“善哉!仲由恭敬而有诚信。”进入城邑,说:“善哉!仲由忠信而宽厚。”到了子路的官署,说:“善哉!仲由明察而果断。”子贡拉着缰绳,疑惑地问道:“夫子还没有看到仲由怎样施政,就如此称赞了,他为政好的地方在哪里,可以说来听听吗?”
    孔子说:“我已经看到他怎样施政了。进入蒲地,看到田地得到了整治,荒地都得到开辟,沟渠得到了深挖,说明他为政恭敬诚信,百姓才尽力劳作。进入蒲邑,看到城墙房屋很坚固,树木很茂盛,这是因为忠信宽厚,百姓才毫不懈怠。进入官署,看到官署内很清闲,手下人都听从命令,说明他明察果断,当地政治毫不烦乱。”
    子路为政,孔子三称其“善”。子路以“忠信”治理蒲地,不仅自己恭敬诚信,还以忠信教化百姓。
    长期以来,一提到孔子与“忠信”,人们往往会与“竭力倡导愚忠直信”相等同,显然,事实与之相距甚远。历代的阐释及对专制政治的宣扬,忠信的概念被理解偏颇,甚至走向了“君叫臣死,臣不得不死”之类的极端。实际上,孔子“忠信”思想与所谓“愚忠愚信”本无瓜葛。这些误读,值得好好反省!(原载: 《山东画报》 作者:杨朝明)